爬墙狂魔,杂食不洁癖
头像是私有物,请勿取用
这里只放文,微博@北北北十三
ES相关和AKB相关的同人各有一个子博,让我们随缘相见

© 十三里。
Powered by LOFTER

[黄喻]回家去

喻文州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看到黄少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好像在想什么事儿。他刚刚听到黄少天在讲电话,说了很久,絮絮叨叨的具体内容他隔了墙也没能完全听清,不过从称呼里听得出对方是黄少天的家人。

昔日的剑圣打从他从房间里走出来就一直在盯着他看,喻文州知道这意味着对方有话要说。他没着急走过去,而是先去往自己的茶杯里又冲了些热水,然后捧着杯子坐到了黄少天的身边。

“嗯那个,刚刚我妈给我来了个电话,说起来一件事。”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在靠垫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倚好,也就自然而然地开讲了,“就是关于在A市的,我奶奶家之前住的那个老房子的事儿。那里从前几年她老人家搬去和我爸妈一起之后不就没人住了嘛。然后最近我爸妈,还有我大伯他们就说起来,老人家年纪都这么大了,肯定也不能再让她一个人回去住了,所以他们就打算把那个房子卖掉了。好像也已经找到买家在商量了吧,总之这个大概是下个月的事儿。”

喻文州点了点头:“所以呢?”

“所以我刚刚就给我妈商量,我说那个房子就这么卖了挺可惜的吧,我小时候可是在那儿长到小学毕业呢。可是我妈说虽然挺有纪念意义的但是留着也没什么用啊,现在还得拜托我堂哥他们家照看着,定期找人打扫什么的,太麻烦了。我想了想觉得也挺有道理的。然后我就和我妈商量了个事儿。”

黄少天特别顺手地从喻文州手里拿过茶杯来,茶水还有点烫,他一边吹气一边喝了两口,然后抬眼朝着喻文州笑,眼里还有杯子里映出来的的水光在晃呀晃:“所以我给我妈说,趁着那房子还在,我和文州一起回去住着玩两天嘛,他还没去看过那儿呢——你去不去啊?我知道你肯定会去的。趁着现在夏休期还没结束联盟那边能请到假,我也没什么关于正经比赛的稿子好写,我们回去玩几天呗?”

 

确定了大致的计划之后,具体的准备工作也很快就完成了——其实也没什么特别要准备的,虽然看起来有点像是旅游,但归根到底,这次的出行本质上其实还是回乡。喻文州和黄少天正式确定了恋人的关系也已经有好几年,也都已经见过了两家的家人长辈。不过那时候黄少天家里的老人就已经被接到了他父母身边,A市他们还真没一道回去过。

虽然一直以来,因为知道那是黄少天度过童年的地方,喻文州也的确会在各种听说到A市的场合里多出一缕心思去尽量多了解一些关于那个城市的细节,可是他毕竟从来都没有亲眼见过。那会是一个怎样的城市呀,一个怎样的城市才能让那个小男孩儿长大成现在的样子呢?

“……虽然不大吧,不过还挺漂亮的——反正我是觉得挺漂亮的。不过话说回来,其实我也很多年都没回去过了,这几年到处都变化这么大,那边成了什么样我也不太清楚,要是真变得让我都认不出来了感觉也挺让人伤心啊。”飞机快要降落的时候,小睡了一路的黄少天又精神了起来,絮絮叨叨地对着喻文州说个不停,“我这么想了想,发现我脑子里的印象还真大多都是我小学时候的啊,所以说可能也没我说的那么好吧,你自己见着了可别失望啊”

喻文州笑着点了点头。

 

这可是你长大的地方呀。

想到这一点,其实就已经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失望的了。

 

而实际上,黄少天有点儿担心的事情也并没有发生。他们从机场打车去往老房子所在的家属区,随着出租车一路从郊区进了市区,眼前的景象对于黄少天来说也越来越熟悉。这个不大的城市发展的不错,有了很多变化,但也依然能够让人看出旧日的轮廓。车子在老城区的一处家属院门口停下的时候已经快到傍晚的时候,黄少天先提着行李包下了车,然后回头去招呼喻文州:“到了到了,这边走,看到前面那个楼了吗就在它后面,哎我真有点儿激动……我记得好像有个词是说这个感觉的啊什么词来着?”

“近乡情怯吗?”

喻文州一边说一边也从车上下来,走到黄少天的身边去。眼前的家属院其实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像任何一个这样普通的小城市里会有的一处大院,在这个时间里已经从每家的厨房里隐约地飘出了食物的香气。楼与楼之间的树荫里有乘凉聊天的老人,追逐嬉戏的孩童,还有看起来懒洋洋的,实际却灵活得不得了的猫咪。黄少天走在前面,一边走一边说这边的健身器材大概是这几年才安上的,那边的石桌已经很多年了好像从他小时候就在那儿。然后他在一处一楼的院落门外停下了脚步,笑嘻嘻地开始掏钥匙:“到啦,就是这里!”

铁门上的红漆已经有点儿斑驳了,喻文州一抬头就看到了打从院里探出来的一枝无花果树,绿色的叶片恣意地伸展开来,一看就知道也已经有不小的年纪了。

 

虽然这处老房子一直以来都有被妥善照看,在确定了行程之后黄少天还是联络了人在A市的堂哥,提前几天又找家政工来彻底收拾了一番。所以这会儿两个人进了房间,倒也觉不出来这儿其实已经被空置了很久,他们甚至从冰箱里发现了被预备好的肉类和蔬菜。黄少天赶紧去给堂哥打电话道谢,而喻文州拿了个小板凳坐到院子里去择菜。傍晚的天气已经没了白日的暑意,隔壁人家的电视声音很响,能清楚地听到正播着的本地生活新闻。喻文州把芹菜放到盆里又拿起一把小油菜,讲完了电话的黄少天从房里出来,手里抓着个刚洗好的苹果。他把苹果递过来,喻文州就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口。

“明天早上我们去买毛豆吧,这附近有个早市,现在也还在呢。买回来煮了……大概算是零食吧,好像也不能当饭吃啊这东西,你可别笑我啊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吃那个,三年级的时候我就一个人能吃一盆了。我哥说怕放得不新鲜了不好吃就没给准备,让我们自己去买,正好我想想早市那边还有什么好吃的没……诶不过我还想带你去吃饺子呢,你还记得吗我之前也给你说过好几次了吧……怎么突然又多出来这么多想去的地方啊感觉时间都不够用了,早知道就让你多请几天假了,三天哪儿够啊。”

喻文州一边听着他说完,一边把手里最后的一棵小油菜也理好了码到盆里。黄少天主动端了盆往屋里走,他捡了垃圾袋跟在后面:“不着急,以后有机会还可以过来玩吧。”

“这倒是没错,我之前查了来这边的飞机是固定每天一班的,也挺方便。不过还是有点可惜嘛……再来的话应该就不会住这儿了不是?”

 

这处老房子的确有着别处所无法代替的特殊意义。他们吃过晚饭之后黄少天带着喻文州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转过来,简直恨不得要把所有的细节都为他介绍一遍。

这把木头的小椅子你可别小瞧它,听我们家大人说,我还走不稳的时候就是推着它满屋子跑的,要这么说的话这算是我学步车啊,我记忆里这玩意可高了,怎么现在看还不到我膝盖。

那个缝纫机吧,虽然我到现在也完全没弄明白应该是怎么使,不过小时候也没少折腾,我没事的时候特别喜欢蹲在底下的那个脚踏板上,一边晃一边转旁边那个轮子……文州你别笑!然后我就被我奶奶追着揍呗,赶紧往外跑。不是,哪能爬树啊,那时候这棵无花果就一点儿大,还不能结果子呢,当初本来就是因为我想吃无花果才给我种的,现在我的树都长这么大了……

 

窗外的月色里,那株枝繁叶茂的无花果在晚风里轻轻抖动着它的树叶,尚且青涩的果实藏在枝桠之间,在细碎的枝叶摩擦声中缓缓地变得比上一秒更加成熟,度过和这些年来的每一个夏夜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夜晚。

“这是我的床,”黄少天轻声地说,“我小时候一直睡的就是这儿,从我几个月大的时候一直到我小学毕业,都是这张床。大概有十年吧。”

喻文州看着他,打从窗外映进来的月光安安静静地铺进了他们的眼睛。虽然前几年还没退役的时候他们经常会辗转在不同的城市之间比赛,可是那也已经是好几年之前的事情了。今天一天的旅程奔波让他有些疲倦——可是,他却意外地并没有睡意。他忍不住会去想象着还是个孩子的黄少天,想象他还只是个小不点的时候也是躺在这张床上,也不知道夜里会不会突然又觉得肚子饿了就哭闹起来。然后就是那么一晃的功夫,他看到面前的青年——在跨过了漫长的时光之后变成现在模样的,他的恋人,正在向着他眨眼睛。

“我突然想到啊,文州,你看,我认识你的时间已经比睡在这张床上的时间还要长好几年啦。”

 

第二天他们俩都起了个大早——喻文州也就罢了,对黄少天来说这多少有点儿新鲜。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儿自带的宁静气氛的缘故,两个人都睡得很好,正好精神头儿足,去早市买毛豆。

一起逛市场这样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倒也不新鲜了。打从离开了战队,日子里也沾了更多生活这个词所特有的烟火气息,而这样的气息又使得“在一起”的感觉变得更加真实而贴切。早市上有个看起来挺热闹的早点摊子,他们也就在那儿坐下来要了两份早点。糖饼吃了一半的时候喻文州突然看到了什么,让黄少天看着买好的东西就自己去了街对面。过了一会儿他回来的时候手里提了一兜莲蓬,还拎了一枝荷花。

“看到有卖的,应该挺新鲜吧?”

黄少天已经在动手扣莲蓬吃了,一次挖出来两粒剥开外皮,露出白嫩的莲子心。他自己咬了一粒,把另一粒塞到了喻文州嘴里。

“是挺新鲜的。”黄少天一边嚼一边有点含混不清地说。

 

虽然这时节已经走到了夏末,白天里外面的温度依然很高。他们俩原本也不是正经的游客,没有详细紧凑的景点观赏计划,就缩在家里避暑。这老房子只在客厅里装了空调,黄少天把煮好的一盆毛豆端过来,放在沙发扶手上,难得地看起了电视。而喻文州有点儿新发现,他从书架上发现了个泛黄的老旧作文本,封面上还歪歪扭扭地写了一行三年级一班黄少天。

喻文州被这个本子逗乐了。他打算认真拜读一下三年级的黄少天小朋友的作品。不过只可惜,第一篇《我的文具盒》才刚看了一半,关于那个黄少天最喜欢的蓝色文具盒的描述还没能从上层的贴纸内容进展到下层,原本开起来正专注于电视节目的黄少天就突然冲过来把本子给抢走了——“别别别别别!别看这个啊太丢人了!我小时候根本就不会写作文啊每次老师布置作文都愁死了我了,我老是一不小心就写的字数超了好多,而且还总有一大堆我不会写的字……哎呀反正这个你就……就别看了呗这个真的太丢人啦!等晚上吃完了饺子我带你去看看我小学嘛!很近的走过去也很方便啊!”

 

那家饺子馆的确不远,喻文州不用特别回忆也能想起来,他们之前出门去早市的时候还路过了这家门面。他们到的时候正是晚饭时间,店里挺热闹的,看起来大部分顾客应该都是附近的居民。而黄少天带着他找了个地方坐下,十分熟练地向服务员点好了要的饺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意好,饺子上的也特别快。黄少天要的那四种水饺不多会儿就在他们俩之间的桌子上一字排开了。

喻文州握着筷子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又抬头去看黄少天:“你点的,你来说,哪个好吃?”

而黄少天的脸上一瞬间划过了一抹——就像是诡计得逞的小孩似的表情:“当然是都好吃啦这几种口味可是我从小就吃熟了的,我觉得这四种都超赞啊,反正别的地方都做不出来这里的味道吧,因为自己在家里捏饺子比较麻烦而且一旦捏多了也会吃不完所以小时候家里就会经常带着我来这儿吃。如果一定要说的话,让我看看啊……”黄少天提起筷子来,只停顿了不到半秒钟,就夹了个虾仁素三鲜的饺子送进了喻文州面前的小碟,“你试试这个怎么样呀?”

水饺的味道的确不错,虽然黄少天说的多少有些夸张,不过也确实算的上是清爽鲜美。喻文州刚说了一句评价黄少天就又笑了,他拿出当年挥舞冰雨的手速来,挥舞着筷子往喻文州的碟子里放满了虾仁素三鲜的水饺:“好吃吧?我就知道这个肯定好吃嘛,你多吃点呗,你可一定多吃点呀?”

……有点奇怪,不过看起来黄少天完全没有解释一下的意思,喻文州也就没再去问什么。看起来黄少天挺高兴的,那就多吃点儿虾仁水饺也无妨嘛,反正这种水饺本来也挺好吃的。

而黄少天看着喻文州吃水饺,觉得特别心满意足。他小时候被带来这儿吃饺子,最喜欢的就是虾仁馅的这种。他坐在桌边,大人们就会把他最喜欢的口味的饺子不断地送进他碟里来。他也知道这是大人们喜欢他疼爱他,吃的分外开心。也就是那时候吧,还是个小男孩的黄少天在心里默默地发了个誓,等他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人——不,不是像对亲人长辈的那种喜欢,大概就是电视里杨过对小龙女的那种喜欢吧,等他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人,也一定要带那个人到这里来,然后把虾仁水饺都给对方吃。

现在这个誓言终于实现啦。

 

吃过饭之后的路上他们走的比来时慢一些,最后的一缕日光还没着急消散,晚霞红艳艳地洒了半边天。喻文州拎着吃剩打包准备留作夜宵的水饺,走在黄少天的身边——据说他们现在走的这条路就是当年黄少天每天都要走好多遍的上学路来着。虽然街边的景致变了不少,不过黄少天还是能认出当年的影子来。这儿原本应该有个小卖部,那儿夏天会有个冰激凌车,路口那里有摆摊的老奶奶,上学忘了带红领巾的话可以五毛钱去买一条。

而顺着这条路走到尽头的时候,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就是黄少天念过的小学了。看起来几年内新近整修过的校舍和大门在夕阳里不动声色地打着盹。他们俩并肩站在校门口,喻文州没说话,黄少天也是难得的安静。暑假还没结束,校园中并没有平日会有的喧闹声音,不过喻文州隐约觉得,他也能够听到那些温和的喧哗。

“这里其实才是变化最大的啊……”黄少天在周围转了两圈,最后趴在了学校的电动拉门上。传达室里没有人在,他们进不去,也就只能在这儿远远地看看校园里的模样——不过虽然这么说,其实这所小学的规模也算不上大。哪怕只是站在这儿不走进去,也能看到学校里大部分的景色。

“其实之前应该是看不到这边的,我当年在这儿上学的时候校门是开在那边那个花坛后面的,咱们现在站的这里还是块麦子地呢,一直到后面那条河那里都是……说起来这边当时就已经是城区了啊,也不知道为啥居然会有人在这里种麦子。不过我初中毕业回来玩的时候就发现改成现在这样了。”黄少天望着教学楼的方向,似乎稍微有点出神,“也不知道当初教我的那些老师现在还有没有依然在这里教书的,可惜现在是暑假呀,在也见不到。”

“我觉得……”喻文州似乎思忖了片刻,然后轻声地笑了笑,“我也觉得挺可惜的,不过我最可惜的是没见到少天那时候的样子吧。”

黄少天一瞬间想说我那时候的照片有好几本呢,这边的房子里就有,你想看的话晚上回去都可以给你找出来。不过他在开口之前就意识到,这并不是喻文州想要表达的意思。说到底,喻文州想看到的并不是那时候的他的“样子”,而是那时候的他呀。

而喻文州稍微停顿了一会儿,又说了下去:“我记得现在小区里……就在咱们楼东边的围墙那里的花坛边上,有块地方是空闲的,靠着墙不知道谁种了一架子丝瓜。等我们回去之后,”他看着黄少天,微笑着说出了提议,“回去之后在那里种棵无花果吧?”

 

他这算是被安慰了吗,黄少天回忆了一下,也不太确定这两天里自己究竟有没有不知不觉之间就表现出太多的依依不舍。在他们还没有找到彼此的时候,他在这儿度过了十多年的时光。而现在他得和他的床还有他的无花果道别了。记忆里和这些东西相关的那一页还是难免到了要真正翻过去的那一天。

不过,黄少天想,其实他也并没有多少真切的伤感情绪。毕竟,无论如何,那都是已经过去很久的事情了嘛。他带着喻文州一起来看过了这些东西,然后他们就得一起继续往前走了。而日子还长,他们在一起的年份已经快要超过未曾相遇时候的年份。后者已经永远不会再增长,而前者还在一步一步地朝着未来奔去呢。

 

“文州,我觉得吧……”

黄少天揉了揉鼻子,喻文州带着询问的目光投过来。

“我们种葡萄怎么样?”


评论 ( 3 )
热度 ( 150 )